电话:13948109016

草原上的移动宫殿:蒙古包

走进新疆和静县,一路直奔巴音布鲁克大草原,此时正好是9月初。这个季节的草原不再葱茏,举目四望,遍地依然是“风吹草低见牛羊”,而泛黄的秋草已经让牧民们抖擞精神,为冬日的储备开始愉悦地收割,这也意味着秋日转场宣告开始。山里不时出现驮着帐篷的驼队和羊群,把迁徙秋草场的气氛渲染得格外浓厚。这个季节的草原更多的是冷峻和一丝萧瑟,草原的旖旎和诗情画意更多奔放在六七月。

9月的草原如同孩子的脸庞,说变就变。或许刚刚还是艳阳四照,但转眼就会是秋雨绵绵,有时甚至是瓢泼大雨。这也使我不免担心,今天约好的蒙古族帐篷制作是否可以看到。忐忑不安地走进了位于巴音布鲁克腹地的胡斯台口。这里是山中的狭小盆地,“这么多牛羊!还有马!”司机小马大喊一声。我们往窗外一看,真是壮观之极。满山坡的牛羊和马悠闲地寻找和咀嚼着秋草,或抬头懒洋洋地看我们一眼,继续着它们的早餐。但真正让我为之激动的却是山上高大的白桦林,在山上黄色秋草的衬托下显得葱郁而茂盛,如同防护山林的保护神,神采奕奕,充满自信。

向导巴音布鲁克镇王书记下车看看天色后,回头笑眯眯地对我们说:“放心吧,今天的天气不会有问题。”这句话让我们顿时如同服用了定心丸。胡斯台口是秋牧场和冬牧场的必经之地,有多户蒙古族人家在此生活。此时的胡斯台口,让我想起《敕勒歌》:“敕勒川,阴山下,天似穹庐,笼盖四野。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。”诗歌里面提到的“穹庐”就是包括蒙古族在内的游牧民族的住所。正如诗中描绘,秋日,站在天山上举目四望,草枯叶黄,苍茫悲凉,那时的感觉和青山绿水是截然不同的,而蒙古族的奔放豪迈和草原的荣枯也是紧密相连的。

我们此行拜访的朝鲁是典型的蒙古族汉子,身材不算魁伟,但绝对敦实。制作蒙古包对他来说就像是家常便饭。一年的四季转场中,这样的拆迁不知有多少回。我们事先对蒙古包的制作历史进行了详细的了解,因而对其来源并不陌生。

蒙古包是蒙古族的传统民居,也称“毡包”或“毡帐”,据《黑鞑事略》载:

穹隆有二样:燕京之制,用柳木为骨……可以卷舒,面前开门,上如伞骨,顶开一窍,谓之天窗,皆以毡为衣,马上可载。

“包”是满语,意思是“家”,蒙古人称之为“衣西合格尔”。蒙古包的搭建很简洁,选好地形,铺好地盘,然后竖立包门,支架编壁,系内围带,支撑木圆顶,安插椽子,铺盖内层毡,围编壁毡,包内顶衬毡,覆盖包顶套毡,系外围腰带,挂天窗帘,围编底部围毡,最后用毛绳勒紧即可。

朝鲁介绍说:“蒙古包由天窗、包顶、侧壁、门组成。包的骨干是木架做成的,包顶是用柳条编成的扇形椽子支撑起来的。”熟悉蒙古族习性的巴音布鲁克镇王书记向我们介绍,制作的包顶在蒙语中称为“乌尼”,中间的圆形天窗称为“哈拉齐”,白天透风采光,夜间用专制的方毡覆盖,防风保暖。侧壁用皮绳串成柳条网,蒙语称为“特日木”。

朝鲁在家人的帮助下,先进行第一步,把“乌尼”和“特日木”结合处用细毛绳系紧,成为全架形。这个过程是漫长的,每个环节都要仔细绑紧,不能马虎,如果没有绑紧,柳条网就不会结实。朝鲁手脚并用,家人帮忙扶着网。半个小时,朝鲁便干脆利索地做完了第一步。第二步要完成的是把包顶和侧壁都盖上羊毛毡,这个比较快,朝鲁抄起毛毡,一一搭好,把每个连接的缝隙处都用力拉紧,细心得像个女人。我在一旁不由笑了起来,朝鲁听见了,他友好地朝我笑了笑,指指说:“这些地方不拉紧的话,晚上漏风,冻得很。”说完,抓紧干他的活,只见他用毛绳系住侧壁门的固定处,然后把木板门捆紧,围着蒙古包细细查看,看有没有松动的地方。仔细检查完以后,他过来对我们一点头:“好了!”我们不禁为他的利索伸出了大拇指,赞叹他的熟练技艺。

看着搭好的蒙古包,朝鲁继续向我们介绍:门一定要朝南或朝东南,和汉族人一样。蒙古包一年四季都可以随时随地搭建、拆迁,轻便、保暖,制作简便,也便于搬运,耐御风寒,适于游牧。一般的蒙古包高1丈左右,宽1.2丈。蒙古包的“特日木”越多,扇形椽子则越长,蒙古包也就越大。卫拉特蒙古族称这种包为“拜拉格尔”。

在朝鲁如数家珍的介绍中,我们得以知晓更多有关蒙古包的知识。蒙古包规格的大小,是由每顶包所用的编壁的数量来决定的,如4扇、6扇、8扇、10扇、12扇、18扇、24扇等。

包内的布置也有一定的规矩和讲究。正中上方设佛龛,有佛像、经卷、酥油灯和供佛用的酥油、炒面、曲拉等。供桌和灶把蒙古包分成左、右两侧,在两侧靠近“铁日莫”的地方放置箱柜、衣物、粮食等,覆以华丽的棉织或丝织壁毯。右侧靠门处放置木制活动碗架、炊具及柏木制打酥油桶等。中央对天窗处是“托勒合”(铁制的锅支架),可使烟和蒸汽从天窗散出。包上方和左、右两侧铺长方形地毯或毛毡,长者居上首,客人和家庭男性成员居左侧,妇孺居右侧。蒙古包兼做卧室、客厅、厨房和储藏室。布置井然有序,宽敞整齐,充分运用了空间。

蒙古包最大的特点是冬暖夏凉。对此,朝鲁说:“我们蒙古族有句谚语说:‘三九的严寒,会冻裂三岁牛的角。但是,草原上的风雪和沙暴再大,都不会使蒙古包塌落,奈何不了蒙古包。”“这么厉害?”我们将信将疑。王书记看着我们怀疑的样子,很认真地对我们说:“朝鲁说的是真的。这是因为蒙古包的设计确实独具匠心,考虑了环境和气候的因素。在设计上,以圆形为理念,无棱无角,呈流线形。包顶为拱形,避开了风力的直接承接,包身近似圆柱形,上下形成一个稳固的整体,所以非常科学。”听到王书记把对蒙古包的赞美提升到了理论的高度,不由让我们频频点头。或许是我们的认可让王书记感到高兴,他用诗意、浪漫的语言描述了蒙古包:“天寒地冻时分,蒙古包里温暖如春,可以架起炉子;赤日炎炎的夏日,打开顶毡,或是直接把围毡撩起来,八面来风,凉爽无比,而草原上的美景也可以尽收眼底。无论春秋冬夏,包内都会在马头琴的悠扬曲调中传来深情的歌声。可以说,蒙古包经得起风雪,抗得住大雨,耐得了严寒,守得住温暖。”


©2022 呼和浩特蒙罕隆蒙古包生产厂家  技术支持:网站优化  蒙ICP备18005289号  访问量:986451  网站管理  移动版